黑潭,颠尾的王

小说: 贝特战略 作者: 琉巧孙 更新时间:2022-05-08 字数:3463 阅读进度:3/16

她没有名字,没有族。她吃了父母,不给尾吃。她恨光影,父要她记住恨。父恨光影丢下他。父是半光影。父没有族。父杀很多尾,有族。她记住父的恨。她杀更多尾。尾怕她,听她。她是王。

她要杀光影。离开黑潭,找光影,杀光影。尾跟王,听王。

***************************

元朗将所有组织成员召集在风刺城准备对抗颠尾。居住在其他城镇的成员也正在赶往风刺城的途中。据探查队的报道,颠尾正向风刺城前进,预计一天后就会到达,而首领是一只长着颠尾刺的黑肤光影,看起来十分诡异。几十万只颠尾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他们的武器装备和防御系统无法承受这种负担。发给鸣海城请求支援的信息都落空,风刺城的老弱幼小也已藏入地下储备库,但是库存也只能供居民维持一个月。如果战败就会让库中的居民受困饿死。

元朗回到房里将修复液涂抹在腿上的刀伤将伤口封住,身上多处被颠尾刺伤的地方已几乎愈合。沐浴后洗掉了身上的遮瑕液露出了纯白色的肌肤。

元朗早已察觉贝特在房里,也不理会她打量全身的视线。除了少数组织成员,没有光影知道他的秘密。“颠尾的毒对你没有效?”贝特把注意力集中在元朗的头部,尽量不再往下看。

“妳还不是一样?”,元朗穿好衣服后就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贝特仔细观察发现他的头发和皮肤都是白色无光泽。贝特从未见过像他一样的变种光影。

“我叫贝特,你叫什么名字?”

“元朗”他继续闭目养神。

贝特走上前将针筒刺向元朗的颈项,被他捉住。”这药能够促进修复能力“,贝特将针筒递给他。元朗打开瓶子闻了一下,然后自己注射药物。

“肩膀的伤如何?”,元朗问道。

“不碍事“。贝特的肩膀在近距离被击中,虽然衣服具有防弹功能,但肩骨被震裂需要比较长的时间修复,现在只能靠止痛药维持下去。

”妳为什么不离开这里?难道执行任务比性命更重要?“

”你已经知道了?那为什么不杀了我?“,贝特并不确定元朗知道多少,所以不加以透露细节。

”我没有妳想的那么坏。难道你们战略部现在是受这样的教育?“

贝特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战略部的事情?“,她终于明白上级为什么要刺杀组织首领,他就是元朗,是战略部的背叛者!贝特忽然扑在元朗身上将匕首指向他的喉咙,“你到底是谁!”

“妳知道我是谁,妳明白上级为什么派妳来杀我。在战略部成立之前的失败品怎么处理掉,难道妳从来没有想过?“,元朗深红色的瞳孔看着她,眼神毫无敌意。

贝特想起尚枝在她小时候曾经说过她有点像以前照顾过的孩童,难道那个孩子就是元朗?“尚枝是你在内部的接应?”,贝特担心上级会查到内奸就是尚枝。

“她将我送到风刺城,为了保护我切断所有联系。我根本不需要任何内部消息也能了解他们的运作方式”

贝特放开元朗收起匕首。反正过了明天什么任务恩怨都会随着他们入土或是入了颠尾的肚里。这也是上级不派遣支援军队的原因,牺牲风刺城的居民来解决他们的问题,让贝特不禁感到心寒悲愤。之前遇见的颠尾首领想必也是失败品被遗弃在黑潭,现在回来报仇。灭了风刺居民下个目标肯定是鸣海城,只是上级没有亲眼见到颠尾群攻的可怕才会坐视不理。

贝特走在街上看到组织成员将武器分给居民,安排每个人的岗位。房屋上安装了弹炮和塔灯,街道每处都有持枪巡逻的光影,以防颠尾潜入。三兰的旅馆已经成了组织的办事处,餐馆也全天提供居民饭盒。三兰看到贝特就立刻上前把她拉住,“快去地下库,别呆在这里!”

“我可以帮忙”

“帮什么忙?妳以为是影片吗?这里没有英雄!”,三兰怎么也拉不动贝特,看不出这女孩竟然这么重!

贝特轻轻拉开三兰的手,“我的力气很大,可以帮忙搬东西”,接着就去餐馆领了饭盒回房。

破晓时分听到警报响起,贝特被惊醒后立刻从窗口奔出去,身上穿着钛金丝编织成的盔甲,四肢和胸口也套上钛金盾。她赶往警报声的方向,爬上瞭望台看到远处一片黑海似的颠尾朝着他们冲来,第一次感到害怕和绝望。

元朗站在城墙上指挥迎战。成员们第一次见到首领,心中倍感欢喜之余也心生敬畏。此时此刻能够如此镇定地面对眼前的景像,他果然是个无所畏惧的领导者!

颠尾在数百米外停下,首领一举手就把狂奔的颠尾止住。元朗不禁佩服它的领导能力。群尾一直停留在原地不动。首领在前方徘徊,似乎在指示如何进攻。面对这么庞大的颠尾队伍,城里的居民几乎都快崩溃了。首领号令群尾分开左右两边上前。城头的弹炮塔随着探测器的启动开始发射,每一颗炮弹都击中最频密的颠尾,发挥最大的威力。首领一声令下,把颠尾分散包围城墙开始攀爬上来,守在各处城头的居民往下扫射,因为没有任何战斗经验一时手忙脚乱就击不中要害,使得颠尾有空隙进攻。

贝特手里的枪已经耗尽能量。她冲向远处一个弹炮塔将机身背上,再奔回颠尾即将攻破防线之处将它们击退。可是后面的颠尾继续踩着尸体往上爬,根本无法拦住它们。虽然民众都穿戴着各式防卫配件和盔甲,却抵挡不了颠尾利爪的攻击。许多颠尾已经成功越过高墙,四处频频传来残叫声而贝特自己也是应付不来。一眼望去到处都是血迹。

贝特就在此时与首领对望了一眼,明白必须拿下它才能止住颠尾的攻势。贝特朝着它的方向一路厮杀,首领挥手命令身旁的颠尾上前去阻止她。就在贝特即将到达目标之时,一只颠尾从背后抓住了她受伤的肩膀,让她痛得几乎晕过去。元朗及时帮她解决了身边的颠尾,贝特才能脱身强忍痛楚攻向首领。

首领以其魁梧的身形占上风,专攻贝特受过伤的部位,让贝特无法反攻被逼入墙角。贝特瞬间从首领的腋下穿过去在它的背上刺了一刀。首领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反手一扫将贝特击退,周围的颠尾立刻聚在身旁保护它。首领伸手指向贝特,颠尾立刻上前攻。就在此时,一枚炮弹砸下将它们驱散,首领也被震出城墙外受了重伤,接着一声高喊把群尾撤出了风刺城。

这次死伤不少但没有完全倒下,只是心有余悸不知道颠尾什么时候会再回来。贝特看着群尾护送首领匆匆离去,心想必须乘它们慌乱之时将首领杀了才能一劳永逸。

***************************

贝特跟踪群尾来到黑潭,经过绿林雪山来到蛮荒沼泽之地,心中无疑这就是世间地狱!漆黑的深潭和遍地尸骨所发出的恶臭刺激贝特敏感的嗅觉让她感到十分难受。她一路上不敢跟得太紧,一直等待下手的机会,可是它们没有停下歇息直接回到黑潭。看到这一片景象后,贝特终于明白为什么被放逐黑潭是比死亡还要可怕的事,而且能够理解首领为什么要向遗弃它的光影报仇。

可是同情归同情,贝特知道此次不杀了它就很难再有机会下手,而风刺城已经承受不了第二次攻击了。贝特的隐形外衣所发出的磁场影响到附近的颠尾,所以必须保持距离以免被发现。虽然已经成功潜入颠尾之中,可是离首领的石洞还有一段距离,而且差点就被身边殴斗的颠尾撞到,还好及时避开。

贝特将洞口守门的颠尾杀了,才刚把尸体抛开就有两三只颠尾抢上前去吃,完全跟之前攻城时的模样不同。没有首领控制局面它们都回到原始状态,可见它就是群尾团结一致的核心,必须解决掉。

洞中漆黑无光,贝特看到一个魁梧身影靠在一个巨石上。首领正在歇息,可是贝特刚踏入洞内就被它察觉到,虽然看不见贝特却能感觉到她的存在,其直觉相当可怕。贝特将匕首紧握在身后慢慢靠近,首领忽然扑向贝特的方向既快又准,让她差点失去平衡。她往后翻身避开了它的利爪,接着一举砍下它的手臂。可是匕首砍到一半就被它抓住甩开,其肌肉与骨骼之发达竟然能够抵挡贝特的力道!

贝特飞身在半空中接回匕首,再对准它的脑门刺出,对方转身用尾巴将贝特击退。贝特的隐形器当场被震坏使她现形。首领看到贝特后狂笑了几声,似乎还记得她,接着招进颠尾包围她。贝特早已决意杀了首领根本没有逃跑的念头。她费尽一切方法始终无法从不断上前牺牲的颠尾中挣脱出来,已经疲累不堪的她全靠本能持续着,而且下手越来越凶狠,几乎退化成了野兽!

就在此时,元朗突围将她救出,把炸弹扔入洞内把它们炸飞。在洞口接应他们的是一只黑色飞羽,它的起飞速度惊人,一瞬间就远离了颠尾的包围。随后一组成员从空中发射无数弹炮才将石洞口封住。

“怎么这么迟才来?”,贝特心存万分感激,也感到很庆幸。毕竟她还没好好体会生活,没想到会这么倒霉第一次出差就差点送了性命。

“谁叫妳争先恐后,有好东西不一起分享”,元朗无法忘记之前所看到的情景,贝特满身鲜血和狂乱的眼神让他倍感心疼。还好他及时赶到把这孩子救出,否则再迟一些就难以挽回她的心智了。

贝特紧绷的精神一放松就忍不住倒入他的怀里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