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围城一百八十天

小说: 三国:开局截胡了大耳贼 作者: 大琨翼 更新时间:2021-01-14 00:32:23 字数:2621 阅读进度:197/253

张怿、张允双双败逃。

让城下的人头又多了两千多个。

这么长时间来。

刘磐始终没有下令撤回那些人头。

每天照旧让陷阵营精锐前往喷洒青花瓷烈酒。

也不管那些人头早已开始腐烂。

都快要变成骷髅头了。

又两个月后。

临湘城中的粮食见了底儿。

张怿每天愁眉苦脸的。

堂堂的长沙太守,开始为填饱肚子发愁了。

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苦日子。

属实是令人心慌啊!

可惜他再也不敢玩抢粮的把戏了。

别粮食抢不到,再把脑袋丢喽。

那可就赔大发了。

忍一忍吧。

或许刘磐军中的粮食也没多少了呢?

熬到他退兵。

就有好吃的了。

抱着侥幸的心理。

张怿开始了苦逼的吃糠咽菜生活。

整个人暴瘦了一大圈儿!

又一个月后。

临湘城中能宰了吃的牲口都吃了。

连野菜都没有了。

城中的树木变的光秃秃的。

为什么呢?

树皮都被啃光了啊!

不少士兵甚至卸下身上的皮甲。

放入锅中用沸水煮上半天。

然后捞出来当肉皮吃。

凄惨的无法形容。

大批大批的叛军因为饥饿而死去。

可悲的是。

他们至死也没能像个男人一样。

出城去和麒麟军决战。

兵熊熊一个。

将熊熊一窝。

这句话一点不假。

张允一脸菜色的找到了张怿。

“将军,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想想办法吧。”

张怿捂着干瘪的肚皮有气无力的道:“能有什么办法?该想的不是都想过了吗?咱们还是少说点话省点力气吧。”

用少说话的方法来节省体力。

张允表示彻底服了!

早知道张怿是个这样的怂货。

当初打死他也不会来投靠张怿啊!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叛军中的战马全都被当成粮食吃掉了。

张允就算想跑也跑不出去。

难不成他腿儿着去跟麒麟军的战马比速度吗?

打。

打不过。

跑。

跑不了。

坐吃等死!

哦,不对。

连吃的都没有,只剩下等死了。

临湘城外。

两万多颗人头在初春的阳光下彻底变成了骷髅。

冬去春来。

麒麟军围城已经整整半年了。

刘磐在军营中度过了21岁的年关。

那两万多颗人头在太阳下足足晒了半年!

对。

就在这晒。

晒足一百八十天!

第二天清晨。

刘磐带着典韦和周泰两员贴身武将出了营地。

在天罡、地煞的护卫下策马登上了附近的小山。

迎着风吹来的方向。

刘磐深深地呼吸了几下。

感受着春天的味道。

“火候应该差不多了。”刘磐凭高望远。

双目四瞳看向了临湘城内。

最近一个多月来。

刘磐很喜欢到这座山上来。

每次都是静静地站在山头上眺望临湘城。

然后什么也不说的离开。

今天还是他第一次在这里开口说话。

“什么火候差不多?”典韦疑惑的问道。

刘磐伸手在他宽厚的背上重重一拍。

“我说老虎啊,你这个满脑子都是肌肉的家伙,就不能稍微转动一下你的脑子吗?”

典韦用气死人不偿命的憨笑答道:“嘿嘿,主公都说了俺的脑子里都是肌肉,俺还转它干什么?转不动!”

被典韦直接给气笑了。

刘磐意味深长的道:“难道你就不想出去独当一面,成为统帅一军的主将吗?”

典韦立刻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坚定的道:“不想!俺觉得跟着主公挺好的。呃……除了往耳朵里塞棉花。”

“咳咳……”

周泰连忙把头转向了别处。

半年来。

他已经从典韦那里知道棉花的重大作用了。

想笑又不敢笑。

只好尴尬的咳嗽着。

憋的好难受!

都要憋出内伤来了!

刘磐又拍了拍典韦的肩膀:“跟在我身边,你只是个贴身武将,你一身武艺可就要委屈到底了。”

“委屈不委屈俺说了算!俺觉得跟着主公就不委屈!俺愿意一辈子给主公当保镖!”

典韦学兵法一点进展也没有。

学俏皮话倒是一溜一溜的。

保镖都会说了。

“幼平呢?你怎么想?”刘磐转头看向了周泰。

等拿下长沙之后。

势必会分出一些人手来留守各地。

刘磐是想从内部挖掘人才,同时也给典韦、周泰一个机会。

让他们能和麒麟军的几位主将一样。

成为独领一军的大将。

“俺也愿意留在主公身边!当个终生保镖!”

周泰大声的回答着。

得!

这家伙比典韦还干脆。

终生保镖都整出来了。

“嘿嘿,主公啊,你也不用天天逼着俺俩学什么兵法了。俺俩就只管跟随主公打打杀杀,费脑子的事情就交给别人吧。”

典韦看似不争气的憨笑道。

刘磐知道。

典韦和周泰不是学不会兵法。

而是他们根本就不想学。

因为他们不想离开自己的身边。

“行吧,不学就不学吧。就让你们在我面前再多碍眼几年好了。”

刘磐嘴上说着调侃的话,眼里却是一片笑意。

“是碍眼一辈子!”脑子里都是肌肉的典韦这个时候忽然抖起机灵来了。

逗的刘磐哈哈大笑不止。

笑声过后。

刘磐飞身上马。

意气风发的喝道:“你们两个碍眼的玩意儿,敢不敢随我杀进临湘城,去砍了张怿的脑袋?”

“去就去!谁怕谁!”典韦、周泰异口同声的大吼道。

刘磐举起了盘龙霸王枪,断喝一声:“疾!”

爪黄飞电风驰电掣的狂奔而出。

向着山下临湘城的城门跑去。

刚刚刘磐远眺临湘城的时候。

发现城中今天依旧没有炊烟出现。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十多天了。

没有炊烟就代表着临湘城内断了嚼裹儿了。

吃不上东西还有什么力气打仗?

临湘城现在就是一个空壳子!

里面的数万叛军就是一个个纸老虎!

不堪一击!

所以他之前才会对典韦说火候差不多了。

策马狂奔中。

典韦和周泰扯开嗓子大喊着:“主公有令!即刻攻城!”

四面的麒麟军闻声而动。

除了撞城锤的升级版塞门刀车之外。

再没有动用其他的大型器械。

这是刘磐早就吩咐好的。

爪黄飞电带起一阵烟尘。

在这刘磐来到了临湘城的东门前。

城头上的守军饿的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更别说玩弓射箭阻挡刘磐突进了。

盘龙霸王枪携带着千斤神力狠狠地砸在了城门上。

比塞门刀车的效果也差不了多少!

一枪!

两枪!

……

十枪!

当刘磐疯狂的挥出第十枪的时候。

城门后的门栓,连同支撑着城门闭合的木桩同时被震断了。

两扇门板缓缓地开启。

露出了一道缝隙来。

爪黄飞电飞起一双前蹄蹬开了城门。

马背上的刘磐冷厉的大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