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搜查粮仓

小说: 三国从救吕布开始 作者: 云开月圆 更新时间:2022-05-13 字数:2311 阅读进度:14/23

刘钧松开马缰绳,那马儿顿时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

高顺看到这情形,不由的眼前一亮,心思顿时活络开了。

他已经看出来,这匹马早就饿疯了,自然要去找粮草,如此不是正好给他们引路么?

刘钧这个方法的确巧妙至极,他却没想到过。

可是刚才他又跟刘钧争吵过,现在又当着众手下的面屁颠颠的跟去,面子上总是下不来。

在后面迟疑了片刻,高顺才吩咐军兵道:“随本将跟上。”

吵归吵,找粮仓还是最重要的。

高顺厚着脸皮,扭扭捏捏的带领百十个军兵紧紧跟在后面。

刘钧坐在马背上,用缰绳只控制速度,却不控制方向,任由马儿按照它的意愿前行。

那马儿出了糜府,顺着一条大路前行,在中间又毫不犹豫的拐到一条小路上。

穿过小路右拐,又是一条大路。

总之这马儿毫不犹豫七拐八拐,显然是轻车熟路了。

最终它停到了一座店铺前面。

那店铺门前挂着一个棋子,上写“崔记油坊”四个字。

那店门虽然紧闭着,但是马儿却嘶吼着,脑袋在门上拱来拱去。

这时候高顺带着人从后面气喘吁吁的追了过来,刘钧右手一指道:“搜!”

高顺已经没脸再跟刘钧争吵,咧了咧嘴,冲身后军兵道:“听刘都伯的,搜查这座店铺,把里面人抓出来严审。”

“没时间听他们狡辩,可以动刑,”刘钧叮嘱了一句。

高顺没有反驳,而是微微点点头表示同意。

他这十天了,只是窝在糜府里审问,毫无线索,可是刘钧一出手就找到了这油坊,他还有什么脸面反驳?

一众人把店门踹开,冲进了店铺之内,很快就抓出来一个四十来岁的胖胖的掌柜,以及男男女女十数口人。

那胖掌柜一家又惊又怕,直喊冤枉饶命。

高顺也毫不客气,下令用鞭子抽,不过盏茶工夫那掌柜便招了。

原来他姓崔不假,但这家粮油铺实际上却是糜氏的产业。

事实上是糜氏豪富,糜竺怕树大招风,有许多产业挂的都是挂用别人的姓氏,糜竺只做背后的隐形东家。

至于这下邳城内还有多少糜氏产业,恐怕只有糜竺自己才知道。

听了那崔掌柜的供述,高顺懊恼的用拳头狠狠的砸了砸自己的脑门儿,自言自语道:“人说狡兔有三窟,可这姓糜的恐怕三十窟都不止。

敢情我在糜府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白费了这些天的工夫。”

这时候有军兵回来报告道:“禀将军,我等已经彻搜过这宅院,并未发现有粮仓。”

刘钧道:“不要拘泥于这一处,留下几个人在这里继续搜索,其余之人去下一处。”

那军兵愣愣的看着高顺,不知道该听谁的。

明明高顺才是这支军兵的主将,可是现在情形好像变了,刘钧才拥有主导权。

果然高顺摆了摆手,厉声道:“没听懂吗?大家按刘都伯命令行事。”

“诺!”军兵领命出去。

按照安排,早有人提前进来把这油坊里的草料给烧掉,不让马儿吃到。

所以马儿在这府里转了三圈,啥都没吃到,于是刘钧骑上饿马,撒开四蹄,冲出府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这次马儿路线跑的依然十分笃定,丝毫没有犹豫。

可是没想到竟然来到了一座三层楼门前,低着脑袋开始拱门。

自从大军围城之后,下邳城内百业凋零,所有店铺的门都是关着的。

而那楼前匾额上写了三个字:“红袖招。”

“这是……青楼?”高顺纳闷的道。

刘钧看着那招牌,哑然失笑道:“看来这糜竺荤素不忌,竟然什么买卖都做,连青楼都敢开,也难怪只敢做背后东家,不做明面上的掌柜。”

“自古以来,也就是干这一行最赚钱了,”高顺冷笑道:“要是刘备知道糜竺资助他的钱里,有皮肉生意赚来的,不知会作何感想。”

他摆了摆手下令道:“搜!”

军兵立即持矛踹开门,冲进了那座青楼内。

里面有许多青楼女顿时吓得惊声尖叫,东躲西藏。

高顺报那些女人聚拢在一起,不由分说就要动刑。

怜香惜玉在他这里是不存在的。

刘钧却随意的摆了摆手道:“算了吧,不会是这里。”

“何以见得?”高顺问道。

刘钧道:“想那粮草必然不是少数,运送极为麻烦。

而青楼这种地方整天人来人往,通宵达旦,很难做到保密。

我想糜竺也不至于把那么多粮食藏在这地方,再找下一家吧。”

高顺看了刘钧一眼,心中暗暗认可,要说这刘钧除了训练时偷奸耍滑之外,脑子是真的好使。

每句话都能讲到点上,此前怎么就没有发现。

他同样留下少数军兵搜索,然后由马儿领着再去下一家。

简短截说,这匹马领着在城内接连找了四五家,都是糜竺留下的秘密产业。

高顺逐一留下军兵搜查。

直到这匹马再也找不到其他地方了,开始跑到城门前拱门,想要出城去觅食,看来是真不知其他地方了。

随即刘钧又带人回到糜府换了一匹马,又找出了两家此前没有被发现的宅邸。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正午,虽然大家全都饿的饥肠辘辘,但却感觉干劲十足。

他们已经不记得换过多少匹马了,此时被带着来到了一座普普通通的院落门前。

从前的马匹寻到的都是商家店铺,那还可以理解,毕竟糜竺就是商人。

可是眼前这座宅院,从外表看却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住家。

“进去看看,”刘钧说道。

军兵们已经不待高顺吩咐,听到刘钧的命令之后,自动上前去砸门。

反正高顺翻过来覆过去也只会说一句:“听刘都伯之命行事”。

很快那大门就打开了,有个中年仆人探出了脑袋,看到这么多军兵,吓得腿软了一下,眼神慌张的颤声道:“军爷,我们这是良善之家,你们有什么事?”

“就是这里了!”刘钧跳下马来,抑制不住心中喜悦,大声道:“进去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