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七

小说: 一生之敌去了我的葬礼 作者: 心要野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5030 阅读进度:7/24

苏黎雪打了个嗝,勉强的站了起来。

继她喝酒喝死了之后,感觉自己现在快要撑死了。

“宝宝,吃饱了吗?”梁美娇眨巴着眼睛,无辜的问。

苏黎雪:“……”

她应该怕麻烦也无所谓别人的期待,不想吃就不吃的。

可是看到梁美娇关怀和期待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就算吃不下她也还是吃了。

总觉得不应该辜负对方的一片心意。

所以一直吃啊吃。

“既然这次回来了,就不要再走了,公司我安排好了,明天你就去上班。”苏佩神情柔和了不少。

梁美娇犹豫道:“是啊,回来吧,回来妈妈可以照顾你。”

“不要。”

苏黎雪果断拒绝。

“你!你图什么啊!家里这么好的条件,你为什么偏偏去做那些!”苏佩火气立马上来了。

苏黎雪不说话。

“你小声点,吓到女儿了!”梁美娇瞪了一眼过去。

苏佩立马闭嘴了,又担心的看着苏黎雪,心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太大声了。

“我有我想做的事情,其他的我不想多说,你们看结果吧。”

“你!”苏佩刻意压低声音,却还是皱紧眉头:“你走出去就别回来!”

苏黎雪挑了挑眉,不多废话的站了起来。

她走到门口,便看到蹑手蹑脚追过来的梁美娇,女人眼睛泛着红。

“那你要多回来看妈妈好吗?”

苏黎雪的心又软了一下:“嗯。”

梁美娇恋恋不舍的目送她离开。

“都是惯的!”苏佩用力的叹了口气。

梁美娇却说:“可是你不觉得,这次雪雪变了吗?换做之前,她哪儿还会把赵无双做得给拆穿了,早就一气之下离开了。”

苏佩怔愣了一下,皱了皱眉,也认同了。

“我们就看看宝贝女儿想做什么嘛,我这个做妈妈的,肯定要支持的!”梁美娇握紧了小拳头。

苏佩眉头仍旧微皱:“支持什么!赶紧回来才是正事!”

“好了,知道你担心女儿,但我总觉得,这次宝宝是真的想做什么。”梁美娇的目光逐渐变得温柔起来。

——

路上,苏黎雪收到了一条转账消息,一看,账户到账了六十六万。

和转账一起到的是梁美娇发来的语音,苏黎雪点开,对方甜甜的声音便响起。

“宝宝,虽然你还是不想回家,我和你爸爸都有些失落,但是我们会学着理解你!这六十六万是你一个月的零花钱,不够了再跟妈妈说!还有,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妈妈爱你!”

苏黎雪目瞪口呆的看着六十六万。

这是零花钱?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对零花钱完全没有概念的苏黎雪懵了。

不过她还是好好地把钱收了,又发了——谢谢。

梁美娇的消息回的很快,发了个委屈哭哭的表情,还有一句话——宝宝别和妈妈客气。

苏黎雪点开同款表情包,发了个比心。

那边消息回的很快,“亲亲”“爱你”“么么”的表情包,一个小人在屏幕上发着爱心和亲吻。

还挺可爱。

苏黎雪自己都没察觉到她嘴角带着笑容,心情也放松下来,从苏家离开,回到了住处。

她之前的房产,肯定回不去。

那些影后的头衔,努力拍摄出来的作品,也和她全部无关了。

现在的苏黎雪,注定要和之前的所有说再见,重新以一个崭新的苏黎雪开始活着。

有失落,有不甘,也有难过和苦楚。

可是苏黎雪必须独自把这些情绪全部消化。

既然重新活了一下,就当是跌倒了一次,再次爬起来就好了。

————

两天后,苏黎雪找到了老陈。

很早之前,老陈独立出来,成立了工作室,旗下只有她一个艺人。其实老陈能力出众,而且也是圈中的经纪人大前辈,手中资源很多,想要培养艺人们是个很简单的事,而且以他的能力,同时带几个也完全能应付过来。

可是老陈没有,他全心全意的陪在苏黎雪的身边,每件事都亲自跟进度,每个剧都亲自跟拍摄现场。

苏黎雪和老陈都不是废话多的人,所以相处的时候话很少,几乎都是关于工作上的事,可是很默契,彼此都很信任对方。

所以这次既然决定重新开始,她的第一个选择还是老陈。

再次来到熟悉的工作室,苏黎雪心情复杂,这是她和老陈打天下的地方,现在她成了一个需要预约才能进来的人。

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助理才带着她和老陈见了面。

苏黎雪推开门,铺天盖地的烟味呛得她皱起了眉,她往里面一看,办公室倒是什么都没变,只是坐在办公椅上的老陈胡子拉碴,衣服上还有烟灰,眼下一片青紫,像是几天没睡觉了,手上的烟掐灭了之后,又咳嗽了几声。

沧桑又疲惫。

老陈是不抽烟的,这点苏黎雪和他在一起工作几年,清清楚楚。

而且老陈这个人很注重仪表,就算平时跟着剧组,也要穿西装打领带,精致的无可挑剔,还被很多媒体和圈内的人拿来调侃过。

所以一个恍惚,苏黎雪甚至要以为自己进错办公室了。

“你是……”老陈咳了几声之后看了眼资料,再次抬头看向苏黎雪的时候,眼神很复杂,他摸着下巴上的胡子,沉声说:“我们这里暂时不收网红的业务,所以……”

苏黎雪关上了门,她缓步走到沙发上,坐在自己平时喜欢坐的地方,直直的看向了老陈:“我来找你,肯定不是想做网红,我是想跟着你,做你旗下的艺人。”

老陈还没说话,旁边的秘书发出一声嗤笑。

“不好意思苏小姐,我们陈总平常很忙的,而且他这个人比较在意业务能力这一块,前些日子,那个白芍奖最佳新人想来我们公司,都被婉拒了……”秘书眼睛微微斜着,打量着苏黎雪,语气似乎很好奇她怎么胆子如此大。

一个网红都做不明白,还敢来找他们陈总做艺人。

苏黎雪皱眉:“你先出去一下。”

这语气俨然把自己当成主人了。

秘书的脸色有点僵,开口准备教训一下苏黎雪,但是被老陈的视线阻止,只能闷闷的离开。

她看着沙发上的苏黎雪,这个网红她早就知道了,虽然和他们影后同名,但是天差地别,像这种做梦都想往娱乐圈挤的网红,她见得太多了,不过是容貌出众点而已,真以为自己独一无二了?

秘书嗤笑着翻了个白眼,离开了办公室。

老陈继续点了根烟,嗓子沙哑的开了口:“你叫苏黎雪对吧?真是巧,不过我也实话告诉你,这一行我不打算做了,这个工作室我也要卖了,所以你想做艺人的话,可以去其他地方问问。”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老陈云淡风轻,好像不是在说自己的事。

苏黎雪猛地抬起了头,诧异的看着老陈。

从她死到现在,短短十几天的时间,老陈看上去老了很多,往日眼里总是含着精明的光,走到哪儿都是意气风发,现在光没了,只剩下了浑浊。

这个工作室最开始建立起来的时候,还是她和老陈一起想办法凑钱才能运转的,这么多年,老陈的心血都在她和工作室的身上,为此熬过夜,着过急,生过病,尽心尽力,她怎么也没想到,老陈现在竟然要停了这个工作室。

“为什么。”苏黎雪的声音沙哑,艰难的开口。

老陈吸了口烟,烟雾中,神情坦然又落寞:“不想做了。”

他抬头看着苏黎雪,低声说:“你的外形条件不错,想发展还是有前途的,我这就不耽误你了。”

明确的拒绝,老陈也不再多说,又开始抽烟。

苏黎雪站了起来,她的动静不大,不过老陈还是察觉出来,于是抬头说:“慢走不送。”

但是,下一刻,苏黎雪快步走到了老陈的面前,把烟直接夺走掐灭,一连串的动作极快,等老陈反应过来,只剩下诧异。

“你干什么?”老陈眉间含着怒气。

苏黎雪皱着眉,理直气壮地说:“我头疼,烟味太重了。”

她记得老陈之前肺上出现过问题,这种情况还敢抽烟,不要命了吗!

“所以慢走不送啊!”老陈气呼呼的又拿起一根烟。

这次,苏黎雪还是直接夺过来,理所当然的看着老陈:“我不走,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和你的目标一样,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

“我想要什么?”老陈苦笑,也许是苏黎雪的出现让他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到达了崩溃的界点,他激动的大吼:“我想要的回不来了!”

苏黎雪没有说话。

她垂下了眼睛,双手紧紧地攥成拳,没有把眼底的那些苦涩露出来。

以前很多时候,她觉得自己是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虽然有很多喜欢她的粉丝,但她是孤独的,没有爱人,亲人,朋友,和老陈也只是商业伙伴。

可她没想到,老陈如此在意她。

苏黎雪深吸了口气,开口的时候,又恢复了之前的淡定:“别说那些丧气话了,我还不……”

了解你三个字,苏黎雪及时的闭嘴,没有说出口,她顿了顿,才说:“你就是个事业心极强的人,从你入行到现在十几年了,年假从没请过,休息一天都要着急,就这还想着不干了?”

老陈诧异的看着她:“你……你怎么知道的?”

“害,您可是这个圈子里的大前辈,我能不了解您的事情?”苏黎雪目不转睛的撒谎:“我可是因为崇拜您才进娱乐圈的,您那些大大小小的光辉事迹我随口就能说出来。”

老陈仍旧一幅狐疑的神情打量着她。

苏黎雪不慌不忙,淡定十足:“我知道你肯定怀疑我的能力,但是我需要你给我一个机会。”

说到机会两个字,苏黎雪的眼中露出了恳切的目光:“给我一个月的时间,让我来证明,我是可以拿到金樽杯,可以实现你的目标。”

老陈心头一震,看向苏黎雪的目光错愕又复杂。

是他的错觉吗?

为什么眼前这个同名同姓,但是长相完全不同的人,竟然会有苏黎雪那种坚定地,自信地,恳切无比地目光。

当初,去世的苏黎雪也是这样站在他的面前,露出同样的眼神告诉他——老陈,金樽杯我势在必得,等着瞧吧。

信誓旦旦说着这个话的人死了,老陈无法从这个打击中走出来,紧绷着的时间太长,一旦松开了,再也没有任何的力气重新开始,所以他想放弃了。

可是眼前出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人。

是巧合吗?

是命运吗?

老陈无法知晓,但是他的心,却再一次的死而复生了。

因为这种目光,深深地撼动了他。

“可以吗?”苏黎雪的语气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恳求。

老陈收回了目光,看着被夺走的烟,又看着桌子上摆着的照片,那上面是去世的苏黎雪第一次拿奖,他们兴奋地拍了一张照片,那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再激动不过的开始。

原本这个开始可以有无限的未来。

可没想到,一场意外,一切结束,那些未来都成了泡沫。

老陈看着眼前的苏黎雪,不自觉地想到了开始,或许,这是老天爷安排给他的另一个开始?

老陈深吸了口气:“好,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听到这个回答,苏黎雪松了口气,紧紧攥在一起的拳头也松开了,她笑了出来,又说:“别抽烟了,还有这个胡子,看着像什么样子,赶紧收拾收拾,找剧本去。”

这个语气太过熟悉,老陈反问:“你很介意抽烟?”

“肯定啊。”苏黎雪立马说:“我对烟味过敏,这个味道太难闻了。还有,你可是我的偶像,怎么能这副邋遢的样子,毁了我的梦想啊这是。”

老陈:“……”

没见过新人还敢教育他这种老油条经纪人的。

现在入圈的新人们见了他,腿都得打颤!

奇怪的是,老陈对这种熟悉的嫌弃的语气却并不在意,去世那个也是这么嫌弃,要是她还活着,估计也看不得他抽烟。

老陈想了想,无声的笑了出来。

苏黎雪也垂下了头,轻轻地笑着。

过了一会儿,她抬起了头,深深地看着老陈:“让我们一起携手并进吧。”

再一次。

苏黎雪在心里默默地说。

老陈深吸了口气:“好。”

——

苏黎雪离开了办公室,她刚出来,门外一直盯着的秘书马上阴阳怪气的说:“出来了?慢走不送啊,你这样的网红其实应该去南大街那边的网红经纪公司,多的是人要你,我们这里还是比较正经的,也不能因为同名,你就碰瓷啊。”

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苏黎雪,心里猜测着肯定是被老陈教训了,正准备再开口嘲笑的时候,苏黎雪抬起头。

苏黎雪的眸子很圆,睫毛浓密,犹如芭比娃娃的眼睛只要笑起来就是可爱的,但此时,她似笑非笑,眉头微挑,眼神冷意十足,气势压迫的秘书嘴巴僵住。

“让你失望了,接下来,合作愉快。”

苏黎雪轻轻地吐出来几个字,根本不看秘书吃惊的脸色,潇洒离开。

她没有回家,而是去了老陈给她准备的墓碑处。

她还活着,网红苏黎雪却去世了,于是她把带来的网红苏黎雪的照片还有日记放在了墓碑前面。

“不好意思,我看了你的日记。”苏黎雪说着这话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愧疚:“你那个表姐和表姐夫,什么玩意,他们往死里坑你你都看不出来,真是太傻了,还有骗你钱的白俊峰,不就是一个爱豆吗,脸都僵成那样了你还喜欢,喜欢也就罢了,还送钱,被他侮辱了还要自杀。”

苏黎雪恨铁不成钢的说着,眸子低下来看着照片和日记,语气不自觉地变得温柔:“不过,还是谢谢你,你在日记里写了,你小时候想成为一个演戏的演员,我会替你实现这个梦想,还有你的父母,我也会替你好好照顾,所以你放心走吧。

如果有下一世的话,不要再做个傻子了,要好好爱自己,善待自己,珍视自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