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三

小说: 一生之敌去了我的葬礼 作者: 心要野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3979 阅读进度:3/24

“雪雪?你怎么不说话了?下午我们就去签合同哦!这个很抢手的!”

赵无双忍不住的催促,这个维尔美怎么样她心里很清楚,但关键是,对方钱给的不少。

苏黎雪冷笑:“退了。”

赵无双那边当即不满了:“雪雪,你怎么回事?你知道表姐付出多少吗?你这么不听话,我……”

“维尔美那么垃圾的牌子,你都敢给我接?”苏黎雪直接打断了赵无双的话。

上辈子她就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这辈子也别指望她能改。

“你是没脑子还是不清醒?这个约我不会签,另外,以后要接什么都必须通过我的允许,我说了算。”苏黎雪直截了当的说清楚。

她诧异的长大了嘴巴,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一口气率先的卡在了胸腔里,憋得她差点喘不过来气。

这是她表妹苏黎雪?

虽然苏黎雪脾气是不好,但是对她的态度那可以称得上恭敬,所以她才如此轻易地掌控着她。

怎么刚才还会骂她脑子不清醒?

赵无双张嘴就想骂人,但是硬生生的把话咽了下去,深吸一口气说:“雪雪,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怎么能这么和表姐说话呢?我也是为你好,现在代言哪里是那么好找的。你知道我为了这个代言,我费劲了心思,昨天跟合作商喝酒还喝吐了,千辛万苦的才给你找了这么一个,你以为表姐做你的经纪人很容易吗?要不是担心你没人照顾,我我”

话还没说完,被苏黎雪打断:“停。这是工作,你跟我扯什么私人感情?你做经纪人不容易,我做网红很简单?我不管你为了这个代言多么难,我是绝对不可能签。”

苏黎雪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这是她一向的作风,说实话,这个圈子里谁都信不过,什么表姐?就算是十几年的朋友,该出卖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她还活着的时候,刚出道那会就被卖了一次,印象之深刻让她一辈子都不会。

所以她处事一向果断,就连之前合作了十几年的工作团队,她也还是会自己亲自决定工作。

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挂了电话之后,苏黎雪躺在了简单收拾过的沙发上,她以为自己会想太多而睡不着,却没想到在闭上眼之后,便睡了过去。

次日醒来,苏黎雪简单地收拾了一番,便独自去了葬礼。

作为一个从业这么多年的演员,苏黎雪经历过很多,也演过许多大大小小的角色,自认为也算是经历了不少事情。

但是,她从来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来参加自己的葬礼。

她的葬礼是经纪人老陈一手操办的,她做演员十年,老陈和她合作了十年。

他们两个之间经常争吵,有时候吵得脸红脖子粗,发誓再也不搭理对方。但是在问题出现的时候,老陈却从来没有缺席。

如果之前的她,选择一个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老陈。

苏黎雪缓步踏入了老陈为她准备的地方,看到了老陈。

只是一天未见,老陈像是老了很多似的,金牌经纪人竟然看起来有些可怜的站在一旁。

她的心情顿时沉重又复杂,她看着自己的黑白照片,有看着垂着头的老陈,死了事实终于变得鲜明起来。

这个世界上,真的再也没有她了。

而且和她想象的一样,并没有多少人来这个葬礼。

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冷冷清清的。

她没有父母,没有亲戚,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出道之后,她的生活里只有演戏,没有朋友。

连老陈她都觉得自己跟对方是合作伙伴,而算不上朋友。

所以这么冷清,也在她的意料之内。

但是虽然早已猜到,实际上看到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难过。

这时,外面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轰动。

那些蹲守已久却几乎什么也没有拍到的记者们瞬间发出了响亮的动静,纷纷涌到了走来的人身边。

苏黎雪心想,能让媒体闹这么大动静的会是谁?

和她关系好的大明星,好像也没有?

她眯着眼睛,想知道到底是谁。

光影之中,一个高大的男人逆着光走了过来。他穿着一身黑色的,没有任何装饰的西装,长腿包裹在西装裤下,又长又直。

他的手捧着一束白色的玫瑰,脸上戴着一副夸张的墨镜,将半张脸完全挡住。

哪怕这样,苏黎雪还是一眼看出来这是谁。

她握紧了手,指甲狠狠地掐着掌心。

竟然是裴枫明。

是来看她笑话的吗?

记者们蹲守了许久,毕竟苏黎雪作为影后已经成了国内一线的存在,他们也想趁着最后的机会看看能拍到多少。

谁知道等了许久没有什么大人物驾到,可谁能想到,在失望的时候,竟然等到了裴枫明!

于是一群人像是疯了似的,围在了裴枫明的身前,闪光灯和问题一样,一个接一个的往外抛着。

“裴大神,请问你对苏大影后的死有什么看法?”

“请问外界一直传言你和苏黎雪不合,这么多年你们从来没有过任何合作,连同台都没有,这次你为什么要来参加她的葬礼?”

这些问题,被裴枫明一律忽略。

忽然,有个记者用极高的声音喊道:“请问裴大神,你在三次的金樽杯中打败了竞争对手苏黎雪,这一次你来,是不是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去面对这个失败者?”

这个问题问完,全场哗然,又瞬间沉默,每一个人都在等待着裴枫明的回答。

苏黎雪的指甲已经将掌心掐出了血痕。

来了,这是她最讨厌的。

以一个失败者的姿态结束自己的一生。

就算是死,好歹也拿了金樽杯之后啊!她宁愿是拿了金樽杯太激动喝多致死,也不愿意是没拿到而郁郁寡欢的把自己喝死了

怎么想,她的人生好像都盖棺定论成了一个失败者。

因为得不到而把自己喝死了的失败者。

苏黎雪突然觉得,自己的所有努力,那些认真琢磨演技的时候,那些不断地对一个片段反复练习的时候,那些一个人默默承受失败再给自己打气重新站起来的时候,都变成了一片虚无。没有人会记得,她多么努力多么认真,取得了什么成就。

大家只会记得她是一个失败者。

这样子的认知让苏黎雪觉得很苦闷,很烦躁,她想发泄,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刚才忽略了记者们所有问题的裴枫明突然停住,他缓缓地摘下了巨大的墨镜,将疲惫的眼睛露了出来。

向来温和,入行以来从未发过脾气,不管是在后辈还是在前辈嘴里从来都是完美无缺的裴枫明脸上却浮现出了怒意。

他死死地盯着那个记者,冷声说:“我从来不觉得苏黎雪是失败者,她不是。”

因为裴枫明的怒火,在场的记者全部愣住,没有一个敢再次的发出问题。

随即,他迈开长腿,在经纪人和保安的保护下,离开了记者的包围。

苏黎雪松开了自己握紧的拳头,她有些怔楞,没想到她不是失败者竟然是从裴枫明的口中说出来。

她无法任由自己继续留在这个葬礼,像是失了魂似的,回到了原主的家。

苏黎雪打开了微博。

现在最热门的自然是她的死亡新闻,甚至连裴枫明蝉联三界金樽杯最高奖项都被她的死压在了下面。

网上的怀念视频,还有一些同行们留的言,都让苏黎雪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她不得不在这些消息中,接受自己真的死了的事实。

在这种沉重的心情下,苏黎雪打开了她自己的官方微博,看到了粉丝们的留言。

“小雪,喜欢你五年了,见证你从一个个小小的角色到现在,没想到这么突然的离开,心里很难受,但愿你去往天堂,从此一切安好。”

“到现在还像是做梦一样,受不了,我接受不了。打开小雪在颁奖典礼的视频,她明明笑的那么自信,怎么会这样离开了?”

“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痛苦。”

这些粉丝的头像都换成了她之前的一个剧照,那时的她脸上有着璀璨的笑容,正是意气风发。

可除此之外,还有不少黑子也在乱跳。

“苏黎雪这招还真是阴损,自己死了不说,还把裴枫明的热度都抢了!呵呵,裴枫明真是倒了八辈子霉遇到这种事!”

“今个我还看见她的粉丝骂裴枫明和金樽杯呢,这是越级碰瓷好吗!苏黎雪还被夸演技好,粉丝们醒醒吧,那是同行衬托行吗?裴枫明不是吊打她?”

“早就看不惯她了,死了正好!自以为是大牌了,整天摆着个臭脸,这种人早点死了对大家都是喜事!”

最终她的微博变成了黑子和粉丝之间的对骂。

苏黎雪关上了手机,从她的表情上看不出来什么,只是眼神却很落寞。

她想哭,但是又觉得哭有什么用?

哭不会让她活过来,也不会改变现状。

可是难受终归是难受的,为什么偏偏是她?这些年来,她自认为比圈内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努力,她的人生没有其他的事情,只有演戏。她研究剧本,钻研演技,没有获奖也就罢了,竟然还这么死了。

苏黎雪愤愤不平的抽着鼻子,她入行以来的梦想便是拿到金樽杯的最高奖项,因为那对于整个娱乐圈的人来说都是至高无上的认可。

现在倒好,重生到这么一个网红身上,她跟金樽杯差的越来越远!

苏黎雪无力的闭上眼睛。

怎么重生回去?

不得不说大家效率挺快的。

虽然她无父无母,但是后事办的迅速无比,葬礼都已经结束了。

不对。

苏黎雪从床上跳了起来,飞快的站在镜子前面。

她不能这么认输。

她摸爬滚打了这么久,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她被导演嫌弃,被同行演员诬陷,被公司差点雪藏。

每一次她都咬牙坚持过来了,为什么这次就要屈服于命运的捉弄?

苏黎雪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现在这张脸,原主的脸既可以清纯动人,也可以妩媚众生。这算不算老天给她的又一个机会?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朝着自己的脸颊拍了两巴掌。

既然都重生了,总比直接死了好。

就算是为了金樽杯,她也要再努力一次。

不就是重新开始吗!

打定主意之后,苏黎雪快速的转换了心情,拿起手机开始回怼那些骂她的喷子。

骂完之后,心里的憋闷和委屈,也总算是发泄了出去。

只是没想到,还没过一会儿,她的手机便被打爆炸了!助理林林和经纪人赵无双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了过来。

干什么?

就不能让她一个人冷静一会儿吗?

苏黎雪被叨扰的很烦,于是把林林的电话接了起来。

“雪姐!你之前不是还说讨厌影后苏黎雪吗?怎么还在网上帮她喷人,喷也就罢了,你你怎么能那么口吐芬芳!你口吐芬芳也就罢了!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大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苏黎雪莫名其妙的皱了皱眉,忽然间反应过来,她骂人的时候,不小心登陆了原主的号。onclick="hui"